队长别怕是我啊

我的橘子 簇邪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别问我为什么叫我的橘子,因为我喜欢吃橘子

“几天晚上高中的几个哥们来了,一起聚聚,你来不来?”黎簇歪着脑袋用脸颊和肩膀夹住手机。
“你等一下。” 他腾出来一只手随意在围裙上抹了抹,然后取下手机打开扩音。已经五点半了,天还很亮。
“我去不了,你们去吧,记得传几张照片上来。”
“传照片还不如你自己来。”
“我是真有事,还没下班呢,改天再说吧。”
电话那边的苏万好像又说了点什么,大概就是现在朋友聚一起有多不容易,黎簇也没仔细听,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上的腐乳和架子上的虾酱。虾酱是上次去泰国旅游顺便捎回来的。会不会过期了?瓶子上面叽里咕噜的蝌蚪文他一个也看不懂。
最终他还是决定炒个腐乳空心菜。黎簇把空心菜从洗菜池里捞了出来,控了控水,咔嚓一刀空心菜从根部齐齐断开。
“操你小子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叫了你几次都不来,真他妈不给面子是吧?上着班在那儿切菜?你是不是搞对象了没给我们说?”苏万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黎簇刚想骂回去,忽然又想起吴邪还在楼上睡觉。
“声音小点!你他妈的瞎说什么呢。” 他最终还是没骂回去,但是他冲着手机抡了抡菜刀以示威胁,转念一想,自己在这边干啥,那边又看不见。幸亏刚刚没人不然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自己冲空气抡菜刀的样子自己蛇精病的名头就要坐实了。难道真是在(吴邪)家闷太久了?
“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来不来?” 说了这么久都没个回应,苏万也有点急了。
“去不去,吱一声!”
“……吱,我去不成么,您老能先别冲着电话扯嗓门了成不?”
“早点说来痛痛快快的用我喊你?晚上六点半金月楼682,早点到。”
“六点半不行,我得先给吴老板做好饭再走。你们先吃着,我七点到行不?” 黎簇看了看表,差一刻六点,手上的那把空心菜已经因为被攥的时间太长,叶子都往下耷拉。
“……你刚刚说的工作就是这个?”“不然呢?”苏万深吸一口气,
“不是我说你,黎簇,你得认清自己的定位,你就想在个小破店里给别人当一辈子保姆?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图财,就是图色啊黎簇,我看你是后一种。”
“去你妈的!我乐意,你管着么?”,黎簇骂的脸都红了。他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他最近是有点颓废了,他还年轻,年轻人就该闯一闯,而不是像他一样起床读报到点睡觉,步入老龄人口范畴。
他有点过于沉溺于此。
比起灯红酒绿,他现在更喜欢清晨的菜市场。七月的杭州氤氲在水汽里。绿的菠菜油卖空心菜,小葱和香菇堆成一堆。奶白色是娃娃菜,圆滚滚的三颗被玻璃纸包在一起,和成袋的金针菇挤在门口的木板上。冬瓜立在一边像是个孤独的巨人。
早市上多是些家常蔬菜。有的时候也会有些应季菜。比如一般只有春天会有人推着板车卖小棵小棵的嫩荠菜和枸杞芽花椒芽之类的春芽(黎簇记的北方那边卖香椿芽的多一点),夏末也会有莲子菱角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过了这个时间一年里其他时候基本就没有了。
再往前走,走到猫多人多的地方就是卖活禽和活鱼的。这儿的人多是些大爷大妈,隔三差五地就来这里挑上一两条鱼给家里上班的子女或者是上学的孙子孙女补充补充营养。他们挑鱼都很有经验,黎簇跟着他们学了不少。当然了,如果换了曾经的黎簇,他恐怕对这些事避之不及。
可是现在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他只是想给吴邪好好做顿饭。
他觉得这个小破古董店一定是有什么奇怪的磁场,让他那怕只是静静的坐上一天也不会疲倦。
说实话,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wifi,连手机都是2G的。 不过他宁愿就这么坐上一天看着吴邪某年某月买来的无聊小说,或者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架子上那些不知宋元明清的小玩意儿。或者打扫打扫屋子,然后坐在屋子的门口前看着阳光下溅起星星碎碎的尘埃。有时候他也会浇一浇店门口的几棵野花,她们就长在门口的金桂树下面,花儿们开的噼里啪啦的,满世界流光溢彩。
他有时也会借来吴邪的吉他唱歌,唱民谣,他唱:“身边的那片田野啊,手边的枣花香”,有时候也唱:“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吴邪更喜欢后边那首,他就一直唱一直唱,闲来无事也哼上两句,终于唱到吴邪烦透了再也不想听了,他就唱点别的,重复上面的流程。 有时他会一个人爬到楼顶上。半夜里四下无人。隔壁家小孩买的黄绿毛鹦鹉在和笼子一起晃,晃,晃,吱呀吱呀的响。他又唱起那首歌。周围没有人没有楼也没有什么大树,余音在夜色里一遍一遍缭绕,全世界都在唱“明天冰雪封山的时 我也光着双脚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好像,他站在高山上,看着山下蚂蚁一样的汽车和行人。他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依恋这里的生活了。
他只是想和吴邪一起荒废一些大好时光。
现在,他可以听见吴邪的呼吸,绵长的,踏实的呼吸,和风声同一频率。他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是来自年轻躯体的悸动。
晚风吹过西子湖畔。
他忽然回过神来,已经六点多了。黎簇手脚麻利的炒好了今天的唯一一道菜,把菜端上了餐桌。吴邪已经醒了,踢着拖鞋从楼上走下来。黎簇想了想,又转身回厨房下了两碗面。
他边磕着鸡蛋边给苏万打电话。他现在哪儿也不想去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