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别怕是我啊

吾与吾的大义在一起了谢谢大家 (二)

• CP 狐晴 狗晴

•十连抽……十张R卡……呵呵

• 各种意义上……烂尾了……

如果这样都没关系的话就往下看吧

——————————————————————————



以上就是大天狗推门而入时看到的场景。

橘黄色的灯从灯笼里一点点晕开,到了他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夜色吞噬殆尽,但也足以让他看清眼前的一切。

那只碍眼的不行的狐狸就坐在晴明身边,距离贴近的几乎让人以为是在耳鬓厮磨。他能听见自己胸腔此时正在激烈的鼓动,像是冬天山谷间的烈风吹散海风给他带来彻骨的寒冷。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一种新奇的感觉。莫名的想法擒住了他的手脚。他想把那只向晴明贴近的狐狸扔的远远的,越远越好。事实上,他也的确那么做了。

“你回来了?给你留了点心。”
晴明看着被扔到一边的妖狐实在没忍住,撞上大天狗发寒的目光时眼底满是笑意。
他慢慢走到晴明身边,正了正衣襟然后坐下。
“在干什么?”清高孤傲的大妖发了话,询问的句子却完全没有询问的语气。
“如你所见,在讲故事。”
晴明笑着指了指重新围坐成一团的式神们
“在讲少女和樵夫的故事。”
大天狗皱了皱眉。
少女和樵夫。
少女被选为山神之妻,于月圆之夜被送往深山中的妖洞。命悬一线之间,她青梅竹马的樵夫闯进洞中骗得妖怪放松警惕然后杀了妖怪。他割下妖怪的头颅带回村庄,成为了拯救了整个村庄的英雄。最终樵夫和少女结为夫妻,一辈子快乐而又平静地生活着。
这是通俗的版本。
“樵夫死了。出去的是洞里的妖怪。”
一句话引来了神乐她们的目光。
“可是比丘尼说樵夫杀死了妖怪,就在胸口这里——” 她用指尖描摹着刚刚八百比丘尼划过的痕迹,“一击毙命。”
与其说神乐不相信大天狗的话,不如说她更想选择相信爱情。相对于活了上千年的大妖,她还太小,小到愿意相信世界上总是有美好存在。现实太过生硬,而她憧憬虚幻的温暖。
“樵夫死了。妖怪幻化成他的样子欺骗了众生。”
樵夫确实死了。他刚走进妖洞深处,就遇见了为祸一方的那只妖。他还没来得及呼救就已经惨死于妖怪手下,死的时候眼中还有不甘的神色和恐惧的泪光。但其实如果进来的是那个少女,或许此时的山洞里已经开始举行喜宴了。
原本外形丑陋的树妖在那一天修的人形。当他看见水中自己不复以前的清俊面容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他忆起初见她的第一眼,桃红柳绿,红杏闹枝头。她和同伴在河边洗衣,轻快流动的河水溅湿了她豆青色的新衣,也溅湿了额前的碎发。她就坐在那里有说有笑,低眉颔首,耳垂明月铛。
所以他幻化成了樵夫的样子,也就理所当然地与少女结为夫妻。以前残害的人命他心有愧疚,但为了她,从今以后他会学着变好。
直到某天化作樵夫的妖怪上山砍柴时遇到了巡游四方的大天狗。
样貌可以幻化许多种,杀伐之气却是任何法术都无法抹去的。这一点树妖心知肚明。
当然大天狗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纵使树妖如何苦苦哀求,都没有动摇他清除这个为祸一方的妖物的想法。杀伐果断,这一向是他的作风。
这一天,曾经的少女,如今已为人母的她再也没有等来砍樵下山的丈夫。

故事讲完了。真相终于揭晓。
晴明怔怔地看着依旧正襟危坐的大天狗,几乎不感想象此时神乐眼中天真神色破碎的样子。
“你还是……不懂爱恨啊。”他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轻的几近叹息。
“……吾亦不忍,但这便是大义。”
晴明摇了摇头。定下心神看向神乐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已在八百比丘尼怀里睡着了。其他式神也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睡的香甜。
八百比丘尼对着晴明笑了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在晴明耳畔轻声说道
“我请了蝴蝶帮忙让他们睡个好觉。”
万幸。
晴明暗自松了一口气。
八百比丘尼又偏过头去看了看大天狗,却发现后者目光晦暗不明,但他眼中浓的几乎化作实体溢出的怒气却写的分明。
她赶忙退到一边。
哎呀哎呀,这可是不好了。她一脸大事不好了的表情看向妖狐,却发现后者也以相同的目光看向她。
她一下子轻笑出来。
“这下,我也没办法了哦。”
八百比丘尼抱起熟睡中的神乐。
“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晴明也随之起身,轻抚了一下大天狗铂金色的短发。
“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懂的还有很多啊。”
和大妖刚正的性格不同的是,他拥有一头柔软的短发,抚摸着有令人留恋的温暖。
他不讨厌晴明的触碰。而且他讨厌晴明对别人做出同样的举动。
这个念头一出来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是蛰伏于爱宕山的大妖,性格清高孤傲。如今不过屈居于这小小的阴阳寮不多时就已经开始留恋温暖。
他不知这是好是坏。
院子里只剩下他和那只被打到一边的妖狐了。妖狐不知何时已经在刚刚摔出去的位置盘腿而坐,一副气定神闲的欠揍样子。
“啧啧啧,堂堂大天狗如今要让别人教你何为爱恨,真不知道是你可怜还是被你被你当作敌人的我更可怜。”
“这是吾的事,与你何干。”
“没什么,就是想说——你别指望着我能手下留情。”

就在晴明刚刚准备掩上门的那一刻,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的一下钻了进来。
是那只狐狸。精明狡黠,容貌艳丽,剑眉星目,高鼻薄唇,天生的龙凤之姿。怪不得哄骗得到那么多痴情少女。
现在,他正一点点靠近。
“有何贵干?”晴明挑眉,装作平时那副宠辱不惊的淡定样子。
那么现在鼓动的心跳又属于谁呢?
妖狐停在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远不过一拳,近却能听到对方略带急促的呼吸。
“没什么,就是想说——”
他顿了顿。情话他说过不少,此时却少见的紧张了起来。太丢人了。
“如果是我看见了你,我或许也会幻化成樵夫的样子吧。”
“……就这些?”
“那么——” 狐狸就是狐狸,连话里都带着一股狡猾的味道

“晴明大人是希望小生说些什么吗?”

妖狐听过不少这种故事。或真或假,或悲或喜。在他的爱情故事当中,他会与他的命定之人相遇。他会用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方式传达出自己的爱意,用自己的身躯护在他身前。而在这些故事当中,总是男主人公主动出击。
真是烂俗透了。
被赶出门的妖狐蹲在门口,捂着脸,莫名其妙的待了好久。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