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别怕是我啊

【博晴】此生仅此一次的单相思(一) 花吐症梗



* CP 博晴

* 花吐症梗: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四个月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另外,触摸到患者口中吐出花瓣的人会被传染。

* 不知道写的是啥系列
*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以后再也不一边吃瓜一边写文了……结果还是这个烂样子……so,其实我文写的不好和西瓜没关系?


你确定还要往下看么?




都已经这么说了还是要往下拉?






真是的,活着不好么


————————————————————

好奇怪。
花?
源博雅有些惊奇的看着清酒杯里浮着的小小花朵。
为什么酒杯里会有花呢?
他放下了酒杯。

×××

秋风起,黄叶落,晨起一阵连夜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稀稀落落的,绵绵不停,似乎无休无止。
一场秋雨一场寒,过不了几天说不定就要下雪了。自己院子里唯一一棵红枫树也堪堪剩下那么几片早就枯黄发脆的叶子孤零零地挂在枝头。

那么杯子里的樱花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盯着被子中被酒水浸泡的几乎透明的樱花瓣愣了半晌,然后一股脑地把杯子里的酒倒在地上。

透明的酒液在地上被泥土沾成一个个小水珠,不久就渗入了土层。地面上出现了一片深褐色的水迹。
但是没有花。
难道是错觉么?

“真是,到底是怎么——”

来了。

这次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在自己说话的时候,从自己的嘴里掉出了一朵花。
小小的,嫩粉色的樱花花瓣,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像是在雀跃的飞舞。
简直不像是这个世界会存在的东西。

他试着说
“今天是个好天气。”
又来了。
这次是一朵不知名的小白花。他用手轻轻接住了空中下落着的小花举到眼前。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消失了。

刚刚还在自己眼前的花,就像是雪花一样,慢慢消失了。

×××

“啊呀,是博雅大人呢。晴明大人刚刚有事出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呢。您还是改天再来吧。”
八百比丘尼看着照常提着酒菜出现在院子里的源博雅笑着说道。

“啊,那我还是——”

一朵两朵三朵

比上次更多的花朵就这么匆匆忙忙地从自己的嘴里涌向外面,花朵在空中化作了许许多多花瓣,从空中飘落。

“博雅大人您没事吧?您这是怎么了?”

×××

源博雅微微低下头,然后张开嘴吐出了一朵花。
他皱了皱眉,伴随着喉咙的刺痛,更多的花从嘴里冒了出来。
八百比丘尼在一旁惊讶地看着,试图用手接住空中飘落的花朵。
但是所有的花朵仅仅是在半空就已经消失了。

“所以说,您今天到这里其实是想问一问晴明大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是想知道这些花为什么会从我嘴里掉出来。
他刚想这么回答,可喉咙里的异物感让他嘴刚刚张开就又明智的选择闭上。
他点了点头。

八百比丘尼叹了一口气。
“很抱歉,我只是略懂占卜而已,对于这种事我也是无能为力。啊,不过或许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八百比丘尼找来了巫蛊师。
毕竟说着说着话就会吐出花朵来,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妖怪所为。反倒更像是……被什么人下了蛊。

“说着话就会吐出花儿来?”
源博雅点点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没有说话。
“你什么都不说我可是帮不了你。”
“大概……前天。”
长时间不说话让他的嗓音已经有一点沙哑。
有一朵不知名的小花掉了出来。

吐出花来是会痛的。所以从前天开始他就没有再吃饭了,甚至连水也没喝过几口。平时健壮的体魄如今已经开始虚弱。

啊啊,早一点好起来吧。

不然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和晴明一起和今年的冬酒呢?

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
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疼痛。
十几朵花一同从他的嘴里钻了出来,牵扯到喉咙痛的他几乎流下眼泪来。

“啊,果然是哪个。” 巫蛊师忽然怪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博雅大人,如果有看上了的姑娘就早点娶回家吧。”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巫蛊师卖了个关子。他看着源博雅笑了半天才开口
“博雅大人是得了花吐症了。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暗恋得不到结果所以郁结成疾。”
“这个病……还有办法治么?”
“我不是说了么,”
巫蛊师一脸看到白痴的表情
“这个病的治疗方法就是和你暗恋的人在一起,或者说,得到你暗恋的人的吻。”
“不然呢?” 博雅硬着头皮问道。
“不然还有四个月我们就永远也见不到你了。”

沉默。

“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把那个人忘掉。”

完了。

这下子自己彻底完蛋了。

这是源博雅这一天最后想到的一件事。

×××

他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正因如此,他才无药可救。

他扯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脸。
真是讽刺。他喜欢他。他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可是——
那可是他无欲无求的阴阳师大人,连眉宇之间都透着一股至纯至真的清气。这样一个人,又怎么甘于屈居人下?

那天自己要是真干出这种事来,他第一个得打死自己这个混账。

×××

第二天一早他就收拾好了行李。他必须离开这里,离那个人远远的。他不论是出于求生本能还是出于压抑在心底的感情,他都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

所以这样最好。

他应该趁晴明没有回来之前悄悄溜走,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看见了那个身影,恐怕就走也走不掉了。

“我喜欢你。”
临走之前博雅把头抵在了晴明房间的墙壁上,小声地,悄悄的说道。

所以这样就够了。

最后无论如何还是想对你说喜欢。
但是,千万……千万不要讨厌我。

他咧起嘴角,抱歉的笑了笑。

评论(4)

热度(94)